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职工文苑 > 职工文苑 >

童年记忆中那道独特的风景

山东鲁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太平煤矿 浏览数: 发布时间:2020-05-21


人生的步履迈到中年的驿站,依然喜欢回首凝望童年那段美好时光。童年中的零零碎碎、点点滴滴都像一枚枚美丽的贝壳在岁月的长河中闪耀着璀璨的光芒。今天就到记忆的烟海中去捡拾“贝壳”一枚,与大家共赏。

    

那个年代,还是物资匮乏的年代,地瓜煎饼地瓜汤勉强填饱我们的肚子。奶奶上了年纪,又体弱多病,身体需要那个年代所谓的“奢侈品”来保养。“奢侈品”就是粉子、鸡蛋和白糖。鸡蛋有自家的鸡下,白糖供销社可买,唯有这粉子,要自家做。

    

每到夏季最炎热的时段,母亲就刷干净一口小些的陶瓷缸,从储量并不多的粮缸中称出二十斤小麦,淘洗干净,泡在缸里,每隔三天换一次清水,十几天后,颗颗麦粒喝饱了水,发了酵,鼓胀起来,看上去像要用手一碰就会破裂开来的样子,闻上去还有一股酸臭味儿,不过这“臭”不是让人恶心的“臭”,用它做成的粉子羹喝到嘴里,舌头品到的味道就变成了臭豆腐的“臭”,是闻着臭吃着香的“臭”。

    

选一个晴朗的日子,把泡好的麦子用双手一点点搓破,使之溢出酸奶似的麦浆,由于有黏腻的面筋从中作梗,想把粉子从麦壳中全部洗出并不容易。需要用双手一点点使劲搦,一遍遍用力搓,用清水一遍遍淘洗,使粉子完全融合在水里,每洗一遍,都要把面筋和麦皮用笊篱全部捞出,做出的粉子才会洁白无瑕。淘洗的水变清了,才说明粉子全被洗出。这一过程是非常耗时和费力的,连七十多岁的姥姥和我们小孩也要参与劳动。最烦人的是这个季节蚊子肆虐,挨了蚊子咬,沾满麦浆的手却不能去抓痒,否则,做出的粉子不卫生,身上也会沾上酸臭的麦浆。

    

洗完粉子,盆里钵里都溢满了粉子水,粉子水沉淀后,将清水轻轻倒出,然后再沉淀再倒出清水,往复几次后,就只剩下脂膏样的东西了,这“脂膏”洁白如玉,忍不住想去把玩,却怕自己的手玷污了它的纯洁,这“脂膏”细腻平滑,想去触摸,却不忍心在它平滑的“肌肤”上留下印痕。不过,做粉子的目的不是欣赏它的美丽,所以最终还是要毁了它白雪公主似的“肌肤”。首先要在这“脂膏”上铺上几层白布,然后在白布上倒上草木灰,让干爽的草木灰吸收掉“脂膏”中的大部分水分,等到“脂膏”稍有硬度,就用刀子划成骰子大小的块,撒在白布上晾晒,等完全干透,收入陶罐存放。


这些粉子,父母和我们兄弟姐妹平时都是无福享用的,只有在头疼脑热的时候,才与它有缘,因为它只属于奶奶一人。母亲每天早晨烧开水前都要先抓一撮粉子放在碗里,用少许温水浸泡,等水烧开,粉子块也就泡透了,用筷子搅成糊状,再打上一个鸡蛋搅匀,然后往碗中边倒开水边用筷子继续搅拌,碗满了之后,停止倒水和搅拌,再撒上一层白糖,一碗风味独特又富有营养的鸡蛋粉子羹就做成了。鸡蛋粉子羹清热去火,易于消化吸收,奶奶几十年如一日地喝着,母亲也几十年如一日地为奶奶做着,直到奶奶94岁去世,母亲才不做了。屈指算来,从最后一次做粉子到现在已有30多年了,但岁月的漫长却无法模糊记忆深处那道独特的风景,因为这风景里不仅有母亲勤劳的身影、善良的品质,还有孝亲敬老的良好家风。(李开珍)


© 2013-2020 山东鲁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太平煤矿 版权所有  地址:邹城市太平镇 邮政编码:273517 电话:0537-5462009

传真:0537-5462088 投稿信箱:tpmkxck@126.com 鲁ICP备14002857号